hg0088 > 明星转会 >

李鸣生:星空启示录

2019-08-12 作者:秩名   |   浏览(94)

李鸣生和本报记者蒋蓝合影

2019年6月25日2时9分,我国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,成功发射第46颗北斗导航卫星。新华社图

2018年11月19日2时7分,我国成功发射第42、43颗北斗导航卫星。据悉北斗三号基本系统正式开通运行后,旨在向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和地区提供基本导航服务,迈出从国内走向国际、从区域走向全球“三步走”战略的“关键一步”。新华社图

本报记者 蒋蓝 文/图

嘉宾

李鸣生,1956年生于四川简阳。17岁入伍,进入西昌航天基地;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。现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、中国作协报告文学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常务理事、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奖”评委,现供职于解放军出版社。李鸣生是继著名作家徐迟之后擅长写科技题材的又一佼佼者,作品《走出地球村》《中国863》《震中在人心》曾连续夺得第一届、第二届、第五届鲁迅文学奖,《航天七部曲》《国家大事》《寻找北京人》等也赢得了众多读者。

提要

中国航天从1956年起步,走过了63年的风雨历程。作为从西昌卫星发射场走出来的作家、中国“航天文学”的创始人,李鸣生这一路可谓“我来了,我看见,我说出”。

李鸣生的“航天七部曲”书写了中国人开创空间文明的历史,通过航天这个平台,反映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复杂多变的航天历史以及国际风云雷霆。

李鸣生认为自己的全部写作就是呼唤国家意识的复苏、呼唤科学精神的张扬、呼唤对知识价值的重新肯定,更呼唤对国家人才的真正保护。

对话

在发射基地:15个春秋的“天问”

记者(以下简称记):你参军就来到西昌卫星发射基地,当时在写作吗?

李鸣生(以下简称李):我经常在傍晚坐在山坡上,西昌夜色宁静,能见度很高,星空浩瀚而清晰,四周万籁俱寂,我可以与星星对话。当时我就觉得,星空博大精深,比书本有趣得多。我设想,假如有一天,天空突然坍塌,或者突然消失,人类会是怎样的惊慌?也许真的有过天空坍塌的日子,不然怎会有“女娲补天”的神话?也许,世界真的有过没有天空的岁月,要不怎么会有“盘古开天地”的传说?

那时的西昌发射场具有原始的荒凉。我的青春在那原始的荒凉中度过了15个春夏秋冬。在那些孤独的岁月,有足够的理由让我坚持下去的,便是天空。记不清了,不知有多少个失眠的夜晚,我或坐在树下,或靠在岩壁,或躺在草丛,或站在发射场——通向宇宙的门前,望着星空,久久犯傻:悠悠时空,人类从何而来?茫茫宇宙,人类又将何往?这天,这地,还有这人,究竟是怎么回事啊?这些问题,构成了我的“天问”。后来,随着日子的流逝,火箭的升腾,天空在我眼里不再是一本童话,而像一册厚重的历史,一本自然的原著,一部神秘的天书。渐渐的,我开始读出点内容来了。

记:你正式发表作品是何时?

李:我开始是在写诗,1981年《凉山文艺》刊发了我几首诗,记得有《山泉》《家乡的蚌壳》等,其中有“一枚装着心爱的姑娘,一枚装着伟大的祖国”这样的句子。现在看来很幼稚。很快,我的作品在《红岩》《四川文学》等刊物连续发表了很多。1984年我已决定告别诗歌,全力写作报告文学,第一篇3万字的报告文学《编写生命程序的人》,描写了基地一位身患绝症的程序工程师,作品在1984年的《科学文艺》头条发表。

书写中国人开创空间文明的历史

记:写航天题材,你提到一个引爆点。20年来你为什么坚持写“航天文学?”

李:“航天七部曲”一开始并无计划,写第一部时纯属偶然。那是1990年3月的一天,我看到一则新闻,说中国要用“长征3号”火箭在西昌发射场发射美国的卫星。这个信息在脑子闪了一下,我像被点燃的火箭,立刻决定要写这一题材,当即从解放军艺术学院请假赶到西昌采访……这就是《飞向太空港》的由来。

相关文章